您当前的位置 : > 新闻 >  正文

质押股危局重现 同洲电子被逼停牌

  • 2017-05-06 02:33
  • |
  • 未知
  • |

实控人袁明质押股接近平仓线;公司曾两次在股价接近跌破袁明质押股的平仓线时停牌

曾经叫板小米、乐视,要做“东方乔布斯”的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同洲电子”)实际控制人袁明,再次成为舆论焦点,不过这一次出名不是其高调的言论,而是质押的股票面临“爆仓”风险。

同洲电子1月11日晚间称,因袁明质押的股票接近警戒线,公司股票申请停牌。有律师认为,股票质押面临平仓风险,股东一般会追加质押物,袁明可能是资金方面出现问题,补不起仓才停牌。

自2014年9月起,袁明通过减持同洲电子的股票,累计套现逾8亿元,不过这些并未能解决其的资金压力。而在袁明不断套现的同时,公司高层依旧持续动荡。

大股东质押股险被平仓

同洲电子1月11日晚间发布停牌公告: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袁明质押给国元证券的股票接近警戒线,根据相关规定,经向深交所申请,公司股票于1月12日开市时停牌。

袁明合计持有同洲电子1.26亿股,占总股本的16.88%,其中,1.22亿股已用于质押融资,占其持股的96.53%。

公告称,质押股份的融资警戒线与平仓线均为8.5元至9.5元,该质押股份已接近警戒线和平仓线,公司控股股东质押股权后未进行配资和高杠杆融资。

1月11日,同洲电子股价在连续三个交易日下跌后报收10.03元/股。如果再跌下去,就面临被平仓的风险。

对于同洲电子的停牌理由,业内看法不一。

一位私募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担心股价持续下跌,被要求追加抵押物,选择技术性停牌,为大股东争取时间,等股市好转后再复牌,从规则上来讲是没问题的。”

“上市公司停牌的理由五花八门,去年6月份股灾的时候,各种停牌理由都来了。”该私募人士称。

不过,证券律师王智斌则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其告诉新京报记者:“质押协议一般都会约定追加资金或抵押物,面临平仓线,只要大股东能够追加抵押物,是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变更的。这样的理由停牌有些牵强。”

“将通过筹措资金、追加保证金或者追加质押物等有效措施降低融资风险,以保持公司股权的稳定性,并在实施相关措施后尽快复牌。”袁明称。

时代九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陆群威表示,因为大股东质押股票面临平仓而停牌的公告很少见。

“一般快到平仓线的时候,股东都会和金融机构私下接洽,追加资金或抵押物,不会闹到台面上的。”陆群威猜测:“应该是私下和券商没谈好,大股东资金有问题,补不起仓了。”

1月15日,同洲电子证券部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复牌时间目前还不清楚。”该工作人员称,大股东正在想办法解决股权质押面临平仓带来的风险。

至于外界猜测是不是大股东资金出现问题,该工作人员称,公司只有接到通知才知道要停牌,其余的事情不清楚。

曾两次在股价临爆仓时停牌

袁明本次濒临爆仓的股份质押融资,是2015年5月6日质押给国元证券的1215.57万股,用于办理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到期回购日为2016年5月4日。

公告显示,上述质押股份为袁明持有的高管锁定股,质押当日股价报收13.8元。一般而言,流通股质押融资比例远远高于非流通股股份。

袁明前一天才刚刚解除上述股份质押,2015年2月13日,其将该股份曾质押给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

2014年7月11日,袁明还将其持有的公司高管锁定股155万股,质押给七台河市聚贤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2015年6月中旬,股市“变脸”,其后同洲电子多次停牌,每次停牌的节点都在其股价低点。

2015年7月2日,A股整体下跌,同洲电子跌至平仓线。当日晚间,同洲电子就以“正在筹划重大事项”为由宣布停牌。

同年11月5日,同洲电子公告与相关方签署的合作意向书,并宣布复牌,复牌后,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

复牌后,袁明等高管还因7月的增持承诺,增持了股票,并带动了同洲电子股价上涨。其中,2015年11月10日,袁明还通过定向资产管理计划,斥资3999.6万元,增持了281.76万股。与袁明一同增持的还有公司的两位副总经理和一位监事,其中副总经理王特只花了1100元增持了1手;监事王伟红买了10手,共计1.4万元。

在此后的11月30日,同洲电子盘中跌近平仓线,其随后以“拟披露重大事项”为由停牌,并宣布筹划将子公司转让给第三方。半个月后,同洲电子以与交易对方“未能就部分合作条款达成一致”为由宣布终止资产重组并复牌。

从同洲电子停牌的节点看,前述两次停牌,公司股价都接近跌破袁明质押的平仓线。

前述私募人士表示,同洲电子这样技术性停牌后,等到股市行情好转后,再复牌,能避免爆仓的风险。

袁明两轮减持套现超8亿

自2014年9月开始,袁明就不断减持其持有的同洲电子股票,当月的25日,袁明以“个人财务安排”为由,减持1500万股,套现1.4亿元。

2014年12月23日,袁明再一次减持3400万股,套现2.6亿元;三天后,袁明再一次套现4829万元。

2015年甫始,袁明再一次以“个人财务安排”为由,宣布未来6个月内减持同洲电子股份。该轮减持于2015年2月2日完成,袁明合计减持4103.6万股,累计套现达3.7亿元。

两轮减持,袁明共套现超8亿元。

袁明减持时,外界猜测其是为了参与同洲电子非公开发行股票认购。

不过,2015年6月,原本于2014年承诺认购同洲电子非公开发行股票的袁明,决定放弃本次认购,理由是袁明及其一致行动人袁华,在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期间发生了股票减持行为,袁明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可能受到《证券法》第四十七条相关规定的制约限制。

除了在股市减持套现,2015年3月,袁明曾将其持有的深圳市中汇影视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20%股份转让给孙莉莉,后者是同洲电子前副董事长。随后,中汇影视引入盛大文学原CEO侯小强,并增加注册资本。

虽然减持套现不断,袁明依旧将股票质押融资,才导致了同洲电子被迫停牌。

公司高层持续动荡

在袁明不断减持的同时,同洲电子高层动荡问题一直持续。

有媒体统计,自同洲电子上市截至2014年2月,其共有17位高层离职,包括副董事长孙莉莉,以及多位董事。

刚过去的2015年,同洲电子高层的动态依旧在持续。袁明的职务也不断变化。

最近一个离开同洲电子的高层是上市公司董事、总经理叶欣,其于2015年11月30日辞职离开同洲电子。叶欣于2015年1月被聘为上市公司总经理。

接替叶欣的是时任同洲电子副总经理的颜小北,其也是去年5月29日才成为上市公司的副总,同年8月份还兼职了公司的财务总监,当时,同洲电子财务总监段春辉辞职离开。

去年7月,时任副总经理、董秘龚芸也辞去了在同洲电子的所有职务离开公司,袁明不得不兼任公司董秘。

2015年,同洲电子离职的高层还有副总经理杨瑞良、监事高长令、董事兼副总经理易睿。

关于众多高层的离职,同洲电子证券部工作人员1月15日称,高管离职都是个人原因,公司的管理较完善,有离职的都能很快补上,对公司的运营基本上没有影响。

■ 相关

证监会:未出现大股东被平仓现象

随着近期股市下跌,股权质押的风险再一次显现,据统计,截至1月13日,两市有189只个股的股权质押已跌破理论平仓线,涉及质押市值1304.65亿元。另有218只个股的股权质押已经跌破理论警戒线,涉及质押市值高达1625.36亿元。

在短暂反弹后,1月15日收盘,沪指再跌3.55%至2900.97点,股权质押风险再一次显现。

数据显示,截至1月15日收盘,大名城、中天城投、保千里等股价进入平仓线区间。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募人士表示,一般质押的股权面临平仓风险时,股东会提前和券商、银行等沟通,追加资金或抵押物,这样不存在风险就不用公告。

在股市前景难测之际,银行已经在为避免股权质押风险而行动。

据媒体报道,部分银行已经停止接受中小创的股票质押,只做沪深300的股票。且沪深300的质押率也由常规的50%,下调到了35%至40%。该报道称,券商已经时刻盯住市场,一旦临近平仓线,就准备随时打电话要求对方补仓,已有部分股票跌破预警线,采用现金的方式补足。

一旦大股东没有能力补仓,则会存在丧失上市公司控制权的可能。

面对潜在的危险,上市公司大股东纷纷采取自救措施,除了停牌救助大股东的同洲电子和顾地科技外,还有股东提前解除股权质押。

1月7日,泛海控股的控股股东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就将其质押给安信证券的4.3亿股,办理了解除质押手续。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1月15日在例行发布会上称,截至目前,尚未出现上市公司大股东因为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而平仓的情况。

“一般快到平仓线的时候,股东都会和金融机构私下接洽,追加资金或抵押物,不会闹到台面上的。(同洲电子)应该是私下和券商没谈好,大股东资金有问题,补不起仓了。”

——时代九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陆群威

记者 朱星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编辑: admin
友荐云推荐
楠溪江右栏广告
  • 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深圳微旅游

  • 扫描二维码关注游你满意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