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 健康 >  正文

连载|《神医吕仁安》第二十章 祠堂,书声,佳人语

  • 2018-05-03 10:13
  • |
  • 软广
  • |

看着八卦不已的吕仁发,吕仁安有些无奈道:“是吕唯!”

“吕唯?”吕仁发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仁安哥,你开玩笑呢吧?我知道你和吕唯以前青梅竹马,感情很好,可现在她早就结婚了,你要是再..那可就不太好了啊!”

“我知道她结过婚了,不过现在她已经离婚了,”吕仁安连道。

“离婚了?”吕仁发听得皱眉:“真的假的,仁安哥,我怎么没听说呢?不过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些不对,吕唯这次回来竟然在家待了好几个月,这在以前可从未有过。毕竟,吕唯在城里的什么研究所工作,平时也是挺忙的,一年也难得回来几趟。”

“那她以前是自己回来,还是..”吕仁安略微犹豫的问道。

吕仁安一听顿时连道:“基本上都是自己回来,她老公满共也没来过几回。到底是城里的大医生,身份不一般,哪里会想要来咱们这穷山沟里啊?别说吕唯的老公了,就连咱们这村里的支教老师,这些年来了不少,能待个一年半载的都少。这一次吕唯在家待了几个月,还专门的给孩子们代了两三个月的课呢!”

“这么说,你见过吕唯的老公?你觉得他怎么样?”吕仁安忍不住接着问道。

“这个..老实说他人看起来是不错,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戴着个眼睛,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见了人也挺客气。不过,我总觉得他这个人给人感觉脾气太好、太正派了,反倒是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反正,我是觉得他这个人,怎么说呢,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就是面对他会感觉不自在,”吕仁发说着蹙眉摇头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真是不好说,但我总觉得他似乎没有看起来那么好,怕是有点儿表里不一。”

“哎呀,这年头,外面的人心复杂啊!有时候看着不错的人,却不一定好,谁知道心里憋着什么坏呢?仁安哥,这人家不都说斯文败类吗?这有文化的人要是坏起来,那可就真是得坏到冒泡了,”吕仁发随即道。

说话间猛然想到了什么般的吕仁发,接着连道:“对了,我记得又一次,好像是吕唯她妈,三婶生病了,吕唯老公陪着她一块儿回来的。那次老远我就看到他们好像吵架了,哎呦,你是不知道,他老公看起来那么斯文的一个人,生起气来好厉害啊!可当我走过去之后,他竟然转头就能对我露出笑脸打招呼,简直像是会变脸一样。”

“仁安哥,吕唯离婚,这谁跟你说的啊?”说着,见吕仁安眉头皱起的样子,吕仁发意识到自己说多了,不由忙转移话题问道。

吕仁安却是没接他的话,反过来问道:“你说现在吕唯在给村里的孩子们代课?”

“对,就在咱们那个村里的老祠堂那里!这不叔祖以前的屋子,他去世后没有人住,也没人去守着祠堂了,于是空出来的房子后来就成了村里孩子上学的学堂。虽然简陋,但好在叔祖留下的方子宽敞,连着祠堂旁边的客舍好几间呢!现在,吕唯平时也都是在哪儿住。祠堂那么偏僻,她一个人住在那儿,也是怪..”吕仁发点头连道。

然而不待他说完,吕仁安便是豁然起身的直接离开了,引得他也忙起身喊道:“哎,仁安哥,干嘛去啊,你这火急火燎的?”

吕家村的祠堂,其实距离吕仁安家并不远,翻过一座山岗,顺着山路拐个弯就能看到了,整个祠堂连着以前叔祖的住处、客舍便好似一个四合院般,坐落在几座错落环绕山峰中间谷地上的溪水旁,看起来古色古香的,好似一个隐士隐居避世的居所般。

站在半山腰上,俯瞰着下方山谷中满是岁月痕迹的古朴祠堂,耳聪目明的吕仁安清楚的听到了一阵郎朗的读书声传来。

缓缓沿着山路走下去,走过一个横跨在小溪上的青石桥,径直来到祠堂所在的院中,那郎朗的读书声更加清晰响亮的传入了吕仁安耳中,那带着稚嫩味道的读书声,却是带着孩童对未知之物的好奇憧憬。

默默听着的吕仁安,不知不觉已是来到了孩子们上课的房间之外,透过窗户看到了屋内讲台上那道熟悉的倩影...

片刻后,待得孩子们停了下来,身穿白色休闲装,满脸笑意的吕唯好似变成了一个纯真的大姐姐,那轻柔悦耳的声音引得下面坐着的孩子们一阵回应声,整个课堂的气氛显得很是轻松欢快。

静静站在窗外的吕仁安,看着讲台上的吕唯,忍不住略有些失神起来。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阳光清纯的少女回来了。是时光倒流了吗?

不知过了多久,认真讲课的吕唯目光余光注意到了窗外站着的人影,仔细一看,不禁脸上笑容微滞,随即反应过来,连吩咐孩子们乖乖做作业,这才轻吸一口气出了教室,玉手轻抚额前发丝的径直走到了吕仁安面前笑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给老祖宗们上柱香!”闻言似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吕仁安,目光余光注意到一旁不远处的祠堂,不由连道。

说话间的吕仁安,便是略带着一些掩饰心虚味道的忙向着祠堂走去了。

转身看着吕仁安径直走向祠堂的背影,美眸一闪的吕唯不禁哑然一笑的轻摇头,然后跟了上去。

祠堂之中略有些昏暗,透着一股神秘味道,还有..一丝霉味!

“咳..”见吕仁安进入其中后轻皱眉的样子,随后进入其中的吕唯,不由玉手轻掩口的轻咳一声道:“自从叔祖去世后,祠堂便基本上没有人打理了,所以..”

吕唯没有说完,但吕仁安却是心中明了。吕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可不像古人对于祭祀祖先什么的那么讲究。而且,这祠堂之中乌漆墨黑挺吓人,平时她也不会进来。就连一些调皮捣蛋的小孩子,也都很少会进入祠堂中玩。没人打理,祠堂内的情况便可想而知了。

径直来到神案前,看着上面尽皆落了一层灰般的一排排灵位前那几乎被灰尘淹没了般的长条盒子,伸手轻轻拂过上面的灰尘,小心将之打开,顿时一股隐约的幽幽香味弥漫开来,其中赫然还放着十余根檀香。

嗤..取出三根香的吕仁安,将之点燃,然后恭恭敬敬的插在了面前同样落满了灰尘的香炉之内。

徽斯力泰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732-0588 

网址:www.51silitai.com

地址:安徽省亳州市亳芜现代产业园区(汤王大道以西,月季路北)

来源: 软广 作者: 管理员 编辑: admin
友荐云推荐

热点新闻

  • 1
  • 2
  • 3
  • 4
  • 5
楠溪江右栏广告

特别策划

  • 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深圳微旅游

  • 扫描二维码关注游你满意官方微信